学习使我快乐

肝刀中,不过会尽力写文的
∠( ᐛ 」∠)_

【夏目刀剑账11.5】

_(´ཀ`」 ∠)__ 诸君抱歉,最近肝刀肝的太嗨忘记写文了,也就撸了这么一点点。之后还会补上的,等着我
_(:3っ )へ
——————————————


  “夏目大人,欢迎回来。”狐之助蹲在本丸的门边。

  先前猫咪老师说要和中级他们醉饮到天亮,夏目只好带着鹤丸国永回到本丸。

  黄昏已近,被安排去远征和出阵的刀也已归来。

  但是由于人数不够,不论是远征还是出阵的队伍都收货甚少。不过,出阵回来的山姥切带回了一把新刀,然而即使是这样数量上还是不够的。

  于是,食用晚饭过后夏目开始将增加刀剑数提上行程。

  幸好政府前期有多送些资源,否则光靠今天的量估计还凑不够一把短刀需要的。

  “夏目大人,您是要锻刀吗?”二头身的刀匠今天依然瘫着一张笑脸面对生活,黑豆般的小眼睛在周围瞥了一圈,没发现白猪猫后心情瞬间放松了许多。

   “嗯,不过我也不太了解锻刀的事,刀匠先生能给我些建议吗?”

  [呀~还是这样的孩子更可爱的说~说好的物似主人形呢?!那头肥猫都没人家一半可爱(╯‵□′)╯︵┻━┻]内心活动丰富的刀匠一张脸上却毫无波动的默默吐槽着。

  “这个,毕竟每个刀种都有各自的优势,您现在有短刀,打刀,太刀。呃,还有。今天那位付丧神大人带来的也是一把太刀”

  “考虑到您的特殊情况,最好每个刀种都有才好。”

  “不如我们先锻把胁差吧。夜战是很多刀的短板,不过胁差和短刀例外,而且胁差的总体数值也会比短刀要高些。”刀匠诚恳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嗯,那就先锻胁差吧。”夏目把狐之助送的公式书翻出,找到胁差的那页。

  “唔…all350吗?用的材料也不会很多呢。”将材料全丢进炉子里后夏目这样想到。

  思绪飘了一段时间后,却没有听到刀匠往常的叨扰使他回了神。

  只见迷你的刀匠先生睁着更加迷你的小眼睛痴痴的看着炉子,眨都不眨一下。

  夏目好奇的凑过去瞄了一眼。

  “嗯?4小时?”他记得鹤丸桑是3小时二十分钟,这次居然更长?原来胁差是这么稀有的刀吗?

  “小白”的夏目,决定不打扰已经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的刀匠先生,悄悄的离开锻刀室。他可还记得有一把新刀等着他去唤醒来着,听说叫什么……蜡烛切?

【夏目刀剑账11】

“那个,鹤丸桑就这样和我出去没问题吗?”夏目收拾好自己的学习用具,正准备出门突然想到这点。看着眼前付丧神一身雪白,其间身上的金链子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一身要是出去的话可能会被小偷盯上吧……]

  “哈哈哈,的确是和现世的衣物相差甚远呢。不过不用担心,除非是和主君一样能够看到我们的人,现世的人们,只有我主动结缘才会被看到,否则会自动忽略我们的。”

  得到回复后的夏目安心的带着鹤丸出了门,日常的与塔子阿姨问好后,踏上了前往校园的路途。

  清晨的凉风吹拂而过,三三两两的麻雀悠闲的停聚在电缆上,叽叽喳喳的叫唤着。并不宽敞的道路两旁栽种着草木,浓浓的绿意焕发着无限生机。鹤丸国永很兴奋,即使是这个偏乡下的小城市,也使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从小的经历使得夏目对人的情绪十分敏感,明明是活了几百岁的神明大人此时却也像正常人那样,会对周围的陌生事物感到好奇。会意到此的少年,开始慢慢向身旁的人介绍自己所属于的这个世界。

  洁净的行道上,整束的阳光被树叶的间隔切割得细碎,斑驳的光影打在少年额前的碎发,晕出淡淡的微光。鹤丸国永看着眼前之人柔和的神色不禁失了神,上一次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是什么时候呢?哈哈哈,还真是记不清了呢……

  “哟!夏目!”西村穿着校服边跑边向夏目挥手,嘴里还叼着匆忙出门时的吐司片。

  “喂,夏目,你刚刚是在和谁说话吗?”西村的目光绕了周围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在这周围。

  “诶?那大概是你看错了吧。”看到西村的眼神明显不自觉的略过鹤丸国永时夏目松了口气。

  “哦!大概是我昨天复习的太用功出现了幻觉吧。呀,快走快走,北本就在前面呢,再不过去就要迟到了。”说完,西村就开始急冲冲的跑起来,夏目也不得不跟上。

  三人加一刀终于在响铃前赶到学校,趁着同学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夏目悄悄道:“鹤丸桑,我现在走不开,可以的话你能先在附近巡逻吗?”

  收到主人的委托,鹤丸国永表示当然可以。而且这个附近也包括这所学校吧。嗯,观察主人的现世生活也是身为刀剑的职业所在呢!

  鹤丸国永在巡查这个小镇的过程中发现了许多妖怪,嘛,大多数都是些小妖,即使有想作恶的也不够实力。

  虽然他身为刀剑付丧神,但本质上来讲也属于妖怪的一类,而且还拥有了神性,导致周围的妖怪都是绕着他走。结束主人交代的任务后,鹤丸国永就直接向着校园走去,在经过一处废弃的校舍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但是很快就被掩藏了。鹤丸国永皱着眉,似乎这其中还有股恶意,虽然很弱小……

  鹤丸开始感叹,如果自己是斩妖刀的话对这些一定会更敏感些。

  清脆的铃声打破了付丧神的沉思,一堆又一堆的人从教学楼门口涌出来,鹤丸国永想找到自家的小主人,但不得不屈服于身为太刀的侦查数值,只好利用自己是彼岸之人的特点,仗着别人看不到他,正大光明的杵在校门口。

  “纳兹咩,你看边好像有个白色的身影,是妖怪吗?”田沼要靠近夏目,用只有两人间能听到的声音说。

  夏目顺着田沼的目光看去,发现那个白色的身影就是鹤丸国永,人堆里的白色格外的显眼。[国语中的鹤立鸡群是这样用的吧?……]夏目无语的吐槽着。

  “啊,我的一个友人,不用担心。”由于田沼同学能够看见些妖怪的影子所以夏目并不想瞒着他,毕竟以后都是要每日巡逻的,次次解释起来也很麻烦,最重要的是他也信任田沼同学。

  “主君!”鹤丸国永终于从人群中看到夏目。

【夏目刀剑账10】

啊,这个原本要和九放在一起的,但是既然是lof就随意点吧,也不想改了_(´ཀ`」 ∠)__ 字数依然不多

…………………………………

  “/////”本以为如果是亲刀的话便不会显得过于逾越的夏目←

“/////”其实在没战斗的情况下本体与人性感受相同,甚至更敏感的鹤丸←

  “a…nuo…鹤丸先生…”夏目试着打破这略显尴尬的气氛,但想说的还未出口便被食指抵住唇。

  “…明明已经结契了吧,为什还叫我‘鹤丸先生’呢…您是我的主君,从您召唤我的那一刻起,身为付丧神的我便发誓会永远的忠于您的啊……”碎发下与发色相同的睫毛低垂,眼神中隐隐透出受伤的神色。

  夏目没想到自己想当然的尊敬会被误解成疏离,对于身为刀剑的他们来说,这样的做法也许和弃之不理是同样不负责任的行为吧。想负起责任的少年立刻俯身抱歉道:“是我没考虑到鹤丸先生…不,鹤丸桑的感受。”

  “啊…真是吓到我了~哪有主人对着刀剑道歉的道理,您是我的主,想对我做什么,如何处置我都是可以的……”鹤丸国永的嗓音渐渐低沉。

  “…我并不想那样对待的大家。”少年的眼里充满了坚定“我虽然不太会说什么道理,但是,既然大家在被我召唤的那刻便有了人形,能够像我们一样思考,那么被我这个人类当做同类对待也是很正常的吧?不管是神明也好,妖怪也好,人类也好,我觉得大家都在互相影响着。好的,坏的都不能简单的判定,米娜桑也有着自己的信念,是作为独立的个体存在于世,并不能说谁依附着谁就能随着的处置,你看,即使是寄生虫也有选择宿主的权利呢。”少年的嘴角微扬,对着名为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展露微笑。

  “说的也是呢~那么以后也好好的相处吧,主君大人。”冰凉柔软的触感印上少年的手背,这是宣誓忠诚的吻。

【夏目刀剑账9】

  “唔…虽说方法和友人帐类似……”夏目思考着,毕竟他不认为自己能想解放名字时那样,将鹤丸先生含在嘴里吹气。

  此时此刻两人间的气氛微妙的沉默了下来,正当夏目想开口与鹤丸国永商讨时,脑海中又蓦然出现了先前的声音。

【誓约之吻】

  “………”回应它的是长久的沉默。这段时间里甚至使勾玉开始怀疑自我,[信息没有传出去吗???为什么没有动静???难道我已经到了换代的时候了吗???不不不!这绝对是网络不好的问题……]

  夏目贵志觉得,也许是因为从小被妖怪吓大的缘故,自己对于除了灵异事件外的事物反射弧都比较长,而且他也不是没有情商的人……但是刚刚那个是什么……

  于是正当他习惯性的神游时,二者的眼神猝然撞上,付丧神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肤晕染上了绯红,那双总是充满阳光活力的金眸此时正躲闪的扑朔着,但又不可控制的观察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即使夏目的反射弧再长,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眼前之人并不是所谓的“红脸状态”,他与他一样,正以人类的形式表达着自己的情感。意识到这点后,再联想之前的举动,不难推出鹤丸先生其实正在害羞中。

  “a nuo……真是失礼了,鹤丸先生…愿意接受这个契约方式吗?”夏目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并不想让这个人讨厌他,夏目正视道:“当然,如果鹤丸先生不愿意的话也没问题,我…我会努力做好自己的职责的!”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如果是主人的请求的话做什么都可以哟~”鹤丸国永短暂的沉默后,终于及时的切换回了正常模式。

  “那…鹤丸先生,失礼了。”夏目说罢,便单膝跪下。

  这个角度,鹤丸国永能清楚的看到少年柔软的发顶,粟发随着脑袋的动作,在空中微微晃着。

  夏目的动作并不慢,用手指轻轻抬起优美的刀柄,冰冷的刀剑被染上薄唇的温度,虽然只有断断的一瞬间,但二者的温度的确互相传达到了。

轻柔又虔诚的吻啊……

  “/////”即使白发付丧神再怎么想要压下自己心口悸动也没办法,不敢低头,只好将闪躲的目光扭向旁边,本能的用手背挡住嘴唇的位置,白皙脸上的红晕是暂时褪不去了,毕竟他本体其实是刀剑啊……

【夏目刀剑账8】

  最近看多了暧昧向的文,自己也想试一下,但是果然还是好渣啊2333
  这章是作者分两次写的,前一部分我在抽风,画风突变233欢脱一次也不知道你们接受得了么
ヽ(´・ω・`)ノ反正我就这一章放飞自我


  自己的主人邀请自己与他共进早餐,他当然不会拒绝。
  
  鹤丸国永跟在夏目身后,嘴角带着一疑惑。他不会看错的,那一瞬间,比惊讶更多的是恐惧。即使按人类的规则来算,这个少年的年龄也不大,这么短时间内就能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自己的主君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吗?莫名的,少年先前的微笑浮现在脑海中,带着樱花的味道。
 
  [……还是说他对这个已经习以为常了?]
 
  “嗯…喵哼哼哼~”夏目一推开樟子门就看到猫咪正用一只短腿直立在凳子上,原地转了一个圈后,完美的张嘴接住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的天妇罗。五虎退坐在座位上,眼神亮晶晶的。
 
  “退酱和老师相处的很好呢。”夏目微笑道。
 
  “嗨!猫咪老师的杂耍真的很厉害!”毕竟是孩子心性,五虎退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内向。
 
  “纳尼!我可是伟大的斑大人,居然说我在做杂耍……嗯…喵哼~”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迅速利落的接住了银发付丧神抛出的天妇罗。
 
  “嗯嗯嗯…不错啊,纳兹咩…又带了个小弟回来了啊…”
 
  夏目扶额:“老师,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啊…还有,这位是名叫鹤丸国永的刀剑付丧神啦”
 
  “哦呀,真是吓到我了,本丸里居然有只大妖~”
 
  各种乱通通谈话夹杂着自我介绍,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能作为审神者与各位相遇真是我的幸运啊。]

分割线————————

  五虎退负责远征,山姥切则去出阵。这是已经提前安排好的,但是现在又有新的刀剑加入,夏目有些迟疑到底要把这位安排在哪里。
 
  万能的狐之助立刻跳出来帮助选择困难症患者说:“夏目大人,由于您工作的特殊性质,政府特地安排了新的任务下来。那就是,您需要带着刀剑男士去往现世,每日巡逻,以防奇怪的东西借着裂缝危害现世。”

    感受到自家审神者认真听讲的眼神后狐之助开始莫名神游[呀~真是个认真听话的孩子呢,这绝对是我带过的最好的一届审神者了,呜呜QAQ]
 
  “狐之助桑,狐之助桑?”温润透着些疑惑的声音终于拉回了狐之助飞扬的思绪。
 
  “…咳咳,那个,还有最重要的一项就是要与刀剑付丧神结契。”假装自己是在考虑“重要事件”的狐之助←
 
  “结契?”[从没听过的词呢,划重点,划重点!记下来。]好学生夏目←
 
  “是的,但是结契是比较特殊的仪式,因为结契的方式一般由作为介质的灵器来决定,就算是最普通的物品,只要浸染足够的灵气也能当作介质。不过当然是越高级的效果越好,像是您的勾玉,它能够将对您羁绊最深的东西以结契的方式反应出来,这样,契约者之间的得益也能最大化。”
 
  [……重点太多!记不下来怎么办,有录音笔吗?!╭(°A°`)╮]
 
  “那么,就请审神者大人赶快前往现世,完成您的任务吧。”说完,狐之助就启动了法阵的机关。
 
  [???!!!!]少年猛的稳住身形,接住撞入怀里的白色肉球。一脸懵逼的带着新上任的刀剑付丧神消失在金色的光中。

  “呼~还好赶上预算的时间了,这样那位大人用来与新刀剑磨合的时间应该也够了,希望这次结契的方式不要太怪啊……”想到那块不靠谱的勾玉,狐之助无奈的叹息摇头。

  夏日的清晨总归是带着点清爽的味道,晨光熹微,风中卷着淡淡朝颜香,与映有雅素青草花纹的窗帘缠绻着。

  金色的灵子裂缝处溢出,规律缓缓的汇聚于不大的房间中央。

  “哦~这就是现世的房间吗?”鹤丸国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身处的位置。

  “哦哦~虽然有些陌生的用具,但总体上的设计与本丸没差多少呢。”

  “嗯,毕竟这些传统的东西,人们一般是不会轻易舍弃的。”夏目回应到。

  [呵,不会被轻易舍弃吗……那无数次辗转被接手,甚至沉眠于墓中也被人偷盗出来……这也算是所谓的“不舍”吗……]

  过往的一切在他拥有人形之时,便如洪水般的向他涌来。作为陪葬品沉眠的它从墓中吵醒的贪婪声,无数次转移中已经听得麻木的称赞声,被伊达家献给天皇,失去作为刀剑的本职从而作为皇家御物,被人顶礼膜拜的虚荣声……

  “鹤丸先生?”耳畔边似乎传来一阵呼唤,它不同于先前在脑海里充斥的任何一种声音。轻柔的,带着些小心翼翼,明明一点都不大声,就粒石子,却能激起整个水面的波纹。他知道,那是独属于自己的主人的声音。

  夏目有些担忧的再唤了一次,这次他明显的感受到那些若有若无的,似乎缠绕在付丧神周围的不详黑气彻底消散后安心的叹了口气。

  鹤丸国永不对劲,这是他的直觉反应。即使短暂的相处也够他认识到这是一位多么活泼的付丧神,明明先前还对周围的一切那么好奇,却突然沉默下来。其实最初夏目也没注意到,但是在他嘱咐准备离家,去喝酒猫咪老师不要总是喝醉回来,目送猫咪出门后,他才注意到这异象。

  虽然不明显,但是刚刚同阳光一样的金眸中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鲜红。

  “那个…失礼了!可以让我看看您的眼睛吗?”夏目还是有些不放心,即使知道这样的要求对对方来说可能会很失礼,不过若是因轻视而造成什么不良后果的,他绝对会过意不去的。不管是那个黑气还是眼里的红光,都令他感觉不舒服,他害怕因为自己体质召开的奇怪东西会伤害到鹤丸先生。

  “诶?诶!……好…好的……”结结巴巴的话语反应了他内心的紧张。

  由于身高差的原因,其实还没回神的鹤丸国永只是微微弓下身子,看着夏目,便站着不动了。但是10cm的身高差是无法逾越的沟壑,秉承着认真态度的夏目,以为鹤丸国永已经准备好了,便直接了当的伸手,双手摸上白发付丧神的脸,把他拉向自己能够仔细看清的距离。

  [牙白~离得好像太近了……]

  那股拉力所带来的惯性使不在状态中的付丧神又向前倾了不少,他现在甚至能细细的数自家审神者细密的睫毛了!

  但是做这事的人却毫无察觉,仍旧认认真真的观察感受着是否有不对之处。

  鹤丸国永有些不知所措,他和少年离得太近了,原本看到对方态度庄重,也想静下心来的……可是!能静下来我就不是那个爱搞事情的鹤球了!(掀桌)于是造成的后果,就是他现在清楚的感受到少年微凉的指尖轻触着自己的脸颊,鼻息之间,全是那人身上干净好闻的涤衣剂的香气,还有借由两人现在姿势,自己比较高,能看到对方略宽领口下半遮的精致锁骨……

  “鹤丸先生?您是有些发烧吗?”真·检查完毕·毫无自觉尴尬——夏目贵志,紧张的想“难道是先前那东西留的后遗症?”

  夏目是真没往简单的类似人类脸红的方向想,因为狐之助先生曾在新手指导的时候告知他,刀剑男士红脸是他们心情差的表现。但,现在谁能告诉他,这一边红脸一边飘花的是什么状态???果然是遗留的后遗症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夏目复杂的眼神,鹤丸国永不得不重新自我冷静下来,好不容易才把脸上的温度降下来,先前挂在夏目手腕上一直装死的勾玉突然有了动静。两人这才想起来还有所谓的结契没有完成。

  白色的柔光流转,结契的内容顺着这些光芒也在契约人的脑海中传达。

  因为夏目在现世可能会有些限制,比如说要上学,或者在敌人出现的时候空间跨越太大,契约中除了各种各样的有利buff加成,必要时的心灵感应,还附加了一项空间跳跃功能,能直接到达对方的所在地。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结契方式了,这种方式一定下来便是永久的,无法再更改,因为这是由斩不断的羁绊构成的。

  夏目与鹤丸国永紧张的等待着接下来传达的信息。

  【签约之人的唾液与气息】

  这是他难忘的话语,当初被猫咪老师告知归还名字的方法时便是这样。啊,友人帐…果然是对我羁绊最深的东西啊。夏目有些释然的想到,微阖的眸子里流露出温柔的神色。

  夏目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然而思路已经有些歪的鹤丸国永却在歪斜的路上越跑越远。

  [唾液?气息?……这…这不就是…亲…亲吻吗?!!!!]噗~的一声,名刀鹤丸国永再次回到先前红脸 樱飘雪状态。
 
 
 

 
 
 

新手的5min摸鱼(๑´ㅂ`๑)
(徒手画圆被基友嘲笑像石头)

【夏目刀剑账——番外1】

  本人文笔渣渣,求不喷

ooc绝对是有的

这篇文有部分私设,详情请看第一章
(我不会放链接_(´ཀ`」 ∠)__ )

能接受的话就看吧(◍ ´꒳` ◍)

(各位实在对不起,我沉迷肝刀都忘了更文,一直肝战扩想捞刀,但更本就没有捞到一把!我被自己的脸黑打败了,所以来更文了,哽咽)

男孩看到远处一群浩浩荡荡人向着自己走来,敏感的觉得一股压力扑面而来,这股压力不仅是因为他们身形高大(相对自己来说),主要是他们给人带来的锋利的压迫感,就像是舔舐鲜血的刀剑……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第一时间看到那些身影时有种安心感,但是他对于危险事物却是很敏感的。对于这么多的,可能是不好惹的大妖(自己觉得),他的直接反应就是逃。
 
  男孩刚转身,起脚就跑时,一道助力从裤脚传来。
 
“笨蛋夏目,你乱跑什么!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从先世带来的,你别想再麻烦我照顾你了,哼喵~”三色肥猫用肉肉的屁屁,死死的压住,于男孩身材来说过于长的裤脚。
 
  就在一人一猫还在进行裤脚争夺战时,几位出征回来的刀剑男士已经到了眼前。
 
  “猫咪老师,这是……”一期一振刚刚带领着出阵队伍回来,就看到猫咪身后细廋的身影。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君什么时候瞒着我们在外面生了个孩子。”一身洁白的付丧神冒到队伍的最前面,目光炽热的盯着男孩。

    “……”所有出阵人员都一脸无语的看着这只搞事丸。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啦,这应该就是主君吧:)”

    夏目少年被突然凑近的鹤丸吓退了几步,通透的琥珀眼里流露出惊吓的情绪。
 
  “哦~这样的眼神,是被吓到了吗?”鹤丸国永心情十分愉悦。不仅因为这次的恶作剧成功了,能够使他的审神者肆意的展露本身的情绪,不再因为为了不被当作异类而压抑它们。这对于他来说才是真正的成功。

    每个人的灵力,不论强弱,都或多或少有着不同之处。刀剑付丧神是凭借审神者的灵力才得以现世的,所以最了解审神者的灵力莫过于他们了。眼前这个孩子虽然没有主君的身高,但是灵力的气息并没有改变,何况这孩子简直就是主君的缩小版嘛。

   “猫咪老师,主君为什么会是幼年形态呢?”一期一振握着刀柄。【难道主君是被什么东西诅咒了吗?】

   “哼,都怪这家伙喜欢多管闲事。”猫咪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

    在现世时,田沼和多轨希望能来家里做客,但是自己的生活时间大部分都在本丸中渡过,现在去准备东西,时间就有些紧迫了。塔子阿姨听夏目了情况,表示大家可以来她家,因为夏目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他们家了,她和兹都很想念他呢。于是,招待客人的地点就这样定下来了,但是后来猫咪老师误食了准备给客人吃的全部的团子!夏目为了弥补失误,就带着猫咪老师出门买团子了。但是走到半路,夏目突然听见桥下传来不响的撞击声。在经历了暗中观察却被人家发现,那个头戴坛子的妖怪希望夏目能帮它把这个敲不碎的坛子拔下来。

   “我帮你取下来吧,但你要是做出奇怪的举动的话,这位猫咪老师可是会把你祛除的哦。”

   “什么!你又想让我干白活吗?这些事不应该是那些刀剑去做的吗?”

    忽视猫咪的吵闹,夏目把那个坛子拔了下来。

    妖怪由于作用力退后了几步。

    “我名叫日月食,正在旅行中。这份恩情我必须得好好回报。”
 
  “嗯?日月食”猫咪像是想到了什么。

    “谢礼就不用了,你多小心点,再见。”

    但枯木样的妖怪像是没有听到似的,镂空的黑洞眼盯着他。

   “作为谢礼,我就让您返老还童吧。”
 
  “我都已经叫那个妖怪别做奇怪的事了,谁知它一走,夏目就变小了。他现在的样子没办法向那些人解释所以我就带他回了这里。”其实斑考虑了很多地方,带回藤原家没办法解释,带到名取那里也不靠谱,带到犬之会……还是算了吧。果然还是带回本丸是优选,虽然也有些不靠谱的家伙,但毕竟还是有负责任的嘛。

    交待完事情后,猫咪老师告诉夏目要和这些付丧神好好相处,就自己回现世去找日月食,找恢复的方法。

    幼年夏目怯生生的看着一众付丧神。

   “没办法,看来必须开一次会议了。”一期一振想。

    主庭里,小夏目僵硬的坐在桌子的主位上,这个大房子里不止刚刚看到的那些人,还有更多的。

    以人类的角度来说他们长得都十分符合审美,夏目直觉觉得这是超出人类范围的容颜。

    “咳咳,现在召开本丸紧急会,请各位保持肃静!”在长谷部的威压下,嘈嘈嚷嚷的付丧神们乖乖做到自己的位置上。
 
“那么,现在由一期一振来说明情况。”
 
  “如各位所见,主君现在处于幼年时期……”
 
  一期一振的话还没说完,短刀优秀的侦察力就体现出来。
 
  “哇,那是大将小时候的样子吗?好可爱呀~”乱蔚蓝的眼里发出biling biling的光。

    绝大部分的刀剑一向对严肃的会议不感兴趣,先前基本都在走神,如今听到短刀的话这才意识到主位上居然有主君坐着,没办法,幼年的身高不够,夏目即使做在主位上也只露出了软软的头发,大半张小脸都被桌子挡了。
 
  “哦呀,这样子的主君还真是吓到我了。”如果鹤丸的语气不那么荡漾的话,这句话的可信度估计会更高。
 
   随着本丸最爱搞事的发起冲锋,底下一堆付丧神齐刷刷的盯着主位上自己的小主人。然后就是各种嘈杂的讨论声,其中不乏某些奇怪的言语。

 
 

 
 

我回来了(๑´ㅂ`๑)

考试结束啦,谢谢各位等我(◍ ´꒳` ◍)
友人帐6实在太好看啦。小夏目炒鸡可爱!所以我打算撸一篇番外,正文什么的先放旁边好了:)

那个啥,我们学校强制要求上交手机,我估计要停更到高考了,大家能等吗?(´;ω;`)

【夏目刀剑账7】

  本人文笔渣渣,求不喷

高三党,所以更新不定 (´・ᆺ・`)

这篇文有部分私设,详情请看第一章
(我不会放链接_(´ཀ`」 ∠)__ )

能接受的话就看吧(◍ ´꒳` ◍)
………………………………………………………
  我承认这章文风有点突变,还有点gay gay的,可能以后也会gay gay 的_(:з」∠)_
蠢作者为了装一次小清新,文力什么的已经渣到不能再渣了,你们随意看啊_(•̀ω•́ 」∠)_
  (我才不是错字受呢 ٩(๑`^´๑)۶)

  窗外是一片浓郁的黑暗,微弱惨白的月光透过乌墨的云层,零零碎碎的打在墙壁上。
  
“笃笃笃……”那一道道沉闷的敲击声像是打在人的心头,在昏暗的房间里荡开,淡淡的月光依稀映照出窗外非人的影子。
 
“啪嗒”敞亮的灯光冲破了黎明前的黑暗,穿着睡衣的少年一脸麻木的将防盗窗拉开。
 
  这只长脖子在得到友人帐的名字后化作淡淡的白光消失在空气中。
 
  归还名字实在是件很耗费灵力的事,夏目感到一阵阵疲劳感充斥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夏目将今天的第4个名字还出去之后遵循着身体的感受瘫倒在柔软的被窝里。【好累啊,再这样下去感觉快要放弃了】少年迷迷糊糊的想着,直到黑暗再次笼罩着房间。
 
  “啊~”少年坐起身子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欠,昨夜还回名字的疲劳感几乎完全消除了。睡眼朦胧的少年习惯性的抬眼看向窗户的位置,然而入眼的却是雕刻精细,古风古味的檀木窗,顿时睡意散去了大半。
 
“您醒了吗?”狐之助特有的尖细声从障子门外传来。
 
  “嗯……”夏目还有些懵,记忆中自己似乎由于归还名字后太累就直接睡过去了,他还记得自己在妖怪离开后关了窗,怎么现在会在本丸里醒过来,是狐之助安排的吗?

   狐之助看出夏目的疑惑张口解释到:“不是我做的哟,现在这样大概是昨夜勾玉感到您体内的灵力有些透支,于是擅自打开了本丸的通道,要知道现世可没本丸那么多灵气。”

   狐之助顿了顿:“不过您也得稍微注意些,毕竟灵力透支可不是什么好事,您可是当任着审神者一职呢。”

   夏目也知道狐之助说的,灵力透支的感觉自己已经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嗯,我会注意的。”

   收到自家审神者的回答后狐之助便没再说什么,通知已经到了用早饭的时刻后走了。

   夏目在房间里洗漱之后便也离开了。

    拉开障门,外面柔和的阳光轻轻软软的洒落在走道上,清风卷着几瓣粉樱在少年面前打了个转后柔柔的飘到拥有着细腻的木纹的走道上。
 
  少年惬意的闭上眼,轻轻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樱花气息,细长的睫毛因清晨的微凉微微颤抖着,零碎的阳光打在少年的脸上,给他的宁静美好的身形镀上了一层暖色的金边,谁也没注意到樱花树上藏匿的白色身影在此时晃了神。
 
  但这片岁月静好的美景却因失去了它的主角而显得单调起来,坐在树枝上的白色付丧神看着少年远去的身影不禁失笑。

【以人类的姿态降临于世这可吓到我了,感觉今后的生活也不会很无聊吧。】

   夏目此时正漫步在庭院中,现在离早饭还有一段时间,在不会让人久等的情况下,他并不急于用饭。

    自己第一次来到本丸时实在过于匆忙,现在倒是有时间细细的欣赏本丸里的事物了。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本丸灵气更足的缘故,夏目感觉自己全身都很是舒适,像猫咪一样微微咪起的双眼显示了主人愉悦的心情,手腕上的勾玉也像是回应一般流转着浅浅的白光。

    之前偷听到自家审神者与狐之助的对话后,鹤丸国永便在前往大厅的必经路上埋伏了下来。本来是想在少年拉开门后来一个大大的惊吓,奈何当时画面实在是过于美好而忍破坏。但!他要是不搞事那还是鹤丸国永吗!于是他便悄咪咪的埋伏在一颗枝繁叶茂的树上。

    看着少年闲庭兴步的姿态鹤丸国永更加兴奋于在被自己恶作剧后少年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是直接一脸冷淡呢还是会被吓得哭泣呢?嘛~哪一个都好,惊吓可是人生中必需的啊。如果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吧。

    算好少年抵达树下的时间后白色的付丧神立刻展开了惊吓作战。
 
  “哇!”全身雪白的身影突然从树枝上倒挂下来,精致却不失帅气的脸瞬间占据了来人的眼中。

    鹤丸国永知道,当一个人面对惊吓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浮于表面的神情,它往往也能从另一个方面直白的体现出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丑恶的还是单纯的?】

   鹤丸国永细细打量着眼前人。

  【哦呀?有些出乎意料呢~】
 
  自己小审神者的表现和之前想象的都不一样呢~
 
  突如其来的恶作剧使少年圆亮的猫眼紧缩,通亮的琥珀色里流露出惊吓的情绪,但那张脸上却平静的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大概是意识到了付丧神的身份,眼前人在短暂的惊讶后又放松下来。

    灿烂的樱花树下,少年微笑着对着自己伸出手:“你好,我是刚上任的审神者,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居然是这么正经的问候,还真是个正经的人啊~】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